过气狐狸在线脱毛

【朱白】朱白没想到之宇比特

在开学这天居然还可以收到朱白的生贺155551!!!

风移影动:

*居老师前篇 朱白没想到之一点都不标准的偶像剧


*原本是写给 @暂时不想爬墙的狐狸 的生贺,结果自上周六家里突发情况以来每天忙到飞起,一拖再拖,拖到今天实在不能算生贺了,那就祝狐狸老师周末快乐吧


 


 


 


我叫白宇。


 


是一个专职主……演员,兼职主播。


 


毕竟我直播平台上的粉丝比微博上的粉丝还多。


 


我哥们儿说,我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无法控制地溢出一种“老铁双击666”的气息。


 


这话说的倒也没错,我这人就是天生的白羊座,一个字,热情!


 


 


 


作为一个专职演员,我对自己的事业还是很上心的,有人找过来让我考虑一部新戏的时候,我很认真地把小说看了。


 


说实话,看原作小说的时候我的内心是拒绝的。故事不错,就是尺度蛮大,一方面我感觉自己肯定是拍不了,另一方面这个剧情真能拍得了吗?我一个钢铁直男,虽然为达到艺术效果挑战自己挺有意思,但是在这方面还是多少会有一些心理上的那个,大家都懂的。


 


后来他们说改了剧本,基本上改动很大,改成了两个兄弟之间的故事。


 


我窝在家里柔软的沙发上认真想了想,觉得还行,可以试试。


 


确定进组之后,我知道了对手戏最多的演员是朱一龙。


 


我听说过他,我们都和一个女演员合作过言情剧,他俩合作在前,我俩合作在后,姑娘对他评价不错,说他人好戏稳。姑娘是个很敬业的演员,她既然有这样的印象,想来这人业务能力是过硬的,我心里有了点期待。


 


助理攥着手机看了半天,凑过来压低嗓子对我说:“听说朱一龙这个人有点高冷。”


 


什么时候听谁说的?不就是刚才翻了翻广大网友隔着屏幕和千里网线的传闻吗?我一直信奉的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而等我们真正见到面,已经是在剧组的化妆间里了。


 


他正坐在椅子上让造型师打理头发,听到我和助理进门,很客气地抬手示意造型师先停下,站起身来迎接我们。


 


这作风,好老干部啊。


 


他的眼神毫不避讳地直直向我打来。


 


那双眼睛实在是妙,大而有神,眼睫毛又浓又密,导致他眨眼的动作都显得比别人慢了半拍似的,自带含情脉脉特效。


 


简直完美符合原作的描述。


 


一个深情的大美人。


 


我赶紧伸出手,露出春光灿烂的招牌笑容:“你好,白宇。”


 


他握住了我伸过去的手:“你好,朱一龙。”眉目清俊,气质疏离。


 


嗯?看来是真的有点高冷?那我偏要逗一逗。


 


剧情刚开拍,我就常常故意找他聊天,逗他说话。正经说,毕竟我们的角色关系匪浅,对手戏太多,而三个月的拍摄周期确实颇为紧张,需要尽快熟悉彼此。


 


很快我就发现,这人确实挺厉害的,演戏很稳,而且其实很好相处,很容易就能玩到一块儿。


 


我们基本上寝食同步,龙哥还贴心地承包了我的早饭。有戏的时候一起拍戏,没戏的时候一起对台词。龙哥的平衡车特别好用,他手把手耐心教会了我,后来我就自己买了一台,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骑车去很远的地方上厕所了。


 


同剧组的一个女演员是我同校师妹,她对此翻了个白眼,说:“你们是课间手拉手去上厕所的高中女生吗?”


 


小姑娘家家的,真没情趣,怪不得一直单身。


 


有一次龙哥的助理来和我聊天,说:“谢谢宇哥,我们龙哥承蒙你关照了。”


 


这话说的,吓得我赶紧摆手:“客气了客气了,没有的事,都是龙哥照顾我。”


 


他家助理脸上浮现出一个暧昧的笑容:“我们都希望龙哥更开朗些,多多互动,早日脱单。”


 


我真心实意地说:“那是还没遇到合适的,龙哥这条件,脱单分分钟的事儿。”


 


事后我一琢磨,觉得他助理的话似乎别有深意。


 


他是不是暗示我给龙哥撮合个对象?


 


这助理眼光够毒的啊。别的我不吹,就撮合对象这事儿,迄今为止,我还真是一撮必成,已经成功介绍了好几对儿了。毕竟我人缘好,交友多,又独具慧眼,能看出两个人性格做事上的契合之处,搞点小活动,带动下气氛,制造个合适的机会,水到渠成,完美。就凭这一手,即使我演员和主播都失业了,完全可以在丘比特事业上东山再起。


 


我躺在床上,想到我家师妹的单身狗言论,突然灵光一闪,觉得这个可以有。


 


拍戏之余,我开始刻意地给龙哥暗示,让他注意到师妹的美艳动人、活泼可爱、温柔体贴。


 


可是龙哥好像对这块儿不太敏感,我使眼色使得眼角都快抽筋了,他都不知道顺着我的示意看一看师妹。


 


没事,我改变策略,转过头去暗示师妹。


 


师妹一下子就明白了。


 


哎这就对了嘛,不愧是我同门,就是聪明。


 


但是师妹的表情逐渐变得十分复杂,她说:“还是不了吧。”


 


这怎么行,我说:“龙哥哪里不好?长得帅,又有劲,演技好,性格也不错……”


 


师妹毫无耐心地打断了我:“行了行了,知道他哪里都好。我配不上还不行吗?”


 


我说:“师妹,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千万不要妄自菲薄……”


 


师妹说:“不是,龙哥那样的,我真不合适,要不……你上?”


 


我上?上什么?


 


师妹的脸上露出了一种迷之笑容。


 


这种笑容,我在临近杀青和龙哥拥抱时,在剧组所有人的脸上都看到了。


 


 


 


也就是说,直到那部戏拍摄结束,我都没能给龙哥找到合适的对象。


 


这是我丘比特事业的一大败笔,每每午夜梦回,想起这项未完成的任务,我都难以入睡。


 


对于兄弟们的事,我从来都是特别仗义。我哥们儿的团队有部电影,主演临时跑路,经费严重不足,我连一个挺重要的手术都没做,没拿片酬就去顶了缺,友情出演领衔主演。


 


何况这个是我龙哥的终身大事!


 


我时不时和他打打游戏聊聊天,旁敲侧击地关心一下他的感情生活,顺便潜移默化地传授他一些撩妹技巧,比如在游戏中带妹吃鸡啦、说话语气软一些啦、适当地卖个萌啦,这些都是我们打游戏连麦时聊的,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进去。


 


半年之后,我终于迎来了一次面授的机会。


 


我和龙哥一起在北京录制那部剧的双人推广曲,之后还有采访活动。


 


北京,堵。冬天的北京,更堵。


 


来采访的姑娘跑错了地方,无法按时赶到,急得要命还在不停道歉。


 


等他们找到正确路线再赶过来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我就开车去接了一下。


 


出门的时候我对龙哥说:“看到没龙哥,要学会展现自己的体贴细心。”


 


龙哥笑了笑,说:“知道了,快去吧。”


 


 


 


我一度怀疑将近一年的无形授业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在我们认识后的一年时间里,这个工作狂连轴转拍了三部戏,有民国有古装有现代,演对手戏的都是知名女星,连个片场暧昧照都没有。我原本觉得不可思议,后来想到他入行十年,好歹也是圈子里有名有姓的,竟然连一个绯闻都没传过,也就释然了。


 


至于一年后的爆红,是我们谁都没有预料到的。


 


我还在新剧拍摄期间,不得不拼命调整时间,抽出档期来应对各种各样剧增的活动和访谈。


 


龙哥的情况和我差不多。


 


我们平时的交流一下子从插科打诨情感教学变成了行程安排活动通告。


 


录制一个国民综艺节目的时候,我从拍摄地乘高铁赶到上海,再去机场和龙哥汇合,飞往目的地。


 


高铁快到站的时候龙哥打电话说派车来接我过去。


 


这真是意外,毕竟高铁站和机场距离很近。


 


到了机场,龙哥又安排了经纪人来接我。


 


我原本觉得没什么必要,直到在机场被粉丝里三层外三层包围起来寸步难行的时候,才不得不承认,龙哥就是龙哥。


 


他的经纪人说,龙哥在廊桥那里等我。


 


我们移动速度很慢,过了安检紧赶慢赶到了登机口的时候,已经过了十多分钟了。


 


龙哥穿了件清清爽爽的浅蓝色外套,戴着口罩,站在廊桥入口处。


 


我远远就看到他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煞是好看。


 


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一瞬间我忽然想把他打包藏起来,不让其他任何人看到。


 


等我从这个诡异的念头中惊醒的时候,我已经一把揽住了他的肩膀:“龙哥。”


 


龙哥说:“怎么了?”


 


我说:“这次麻烦你了。”


 


龙哥说:“这是你说的啊,要展现自己的体贴细心。”


 


我说过吗?


 


我什么时候说的?


 


总觉得哪里不对。


 


 


 


要说吧,龙哥这么温温柔柔的一个人,有些粉丝真够可以的——是不是粉丝也不一定。


 


某些言论我不可能完全看不到,但是正如我一贯信奉的,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龙哥对我如何,我对龙哥如何,他们都未曾看到过一分一毫,凭空而来的臆想又何必在意呢。


 


反而多了个意外之喜,龙哥因为这件事专门请我吃了火锅。


 


大夏天的,谁要吃火锅啊。


 


还认认真真地给我道歉。


 


可爱死了。


 


导致我现在看到某些言论都忍不住笑眯眯的,真是对不起屏幕后面嘶声力竭的人了。


 


相较之下金主爸爸们就令人愉快多了,不仅给予我们爱的支持,甚至还给我们打钱。


 


很显然,龙哥也发现了这个事情。


 


我们给一家时尚杂志拍双人照,龙哥指着一个新的双人推广,意味深长地说:“好多钱。”


 


接着讲了个一点都不好笑的顺口溜。


 


但我还是很给面子地回了句:“确实。”


 


然后他就凑过来吻了我。


 


 


 


正式拍照的过程非常顺利。


 


他们的团队夸我俩有表现力,有镜头感,张力很强。


 


其实我脑子里一团浆糊似的。


 


我们在后台换衣服。


 


龙哥低着头帮我弄袖口。


 


睫毛真长他真好看。


 


脖子比脸还白脸上的黑粉打太多了吧。


 


领口扯太开了都能看到胸肌了天杀的造型师。


 


龙哥不说话,我也不说话。


 


终于是我忍不住:“龙哥,你刚刚是不是亲我了?”


 


龙哥一愣,大眼睛布灵布灵地眨了两下,说:“那要不然呢?”


 


我摸了摸嘴唇,说:“跟做梦似的,不会是假的吧。”


 


龙哥笑了,突然一把拽住我的领子,把我按在了更衣室的墙壁上:“再确认一次?”


 


我说:“会撩啊龙哥,你这是女孩子最爱的壁咚。”


 


他在我耳边轻声说:“你爱吗?”


 


我被这人搞得七荤八素,神志不清地说:“爱。”


 


他整个人凑上来吻我。


 


不同于刚才的蜻蜓点水,这是一个非常白羊座的吻。


 


来势汹汹,热情似火。我忽然发现龙哥的吻技其实相当好。


 


我震惊了,扯开一点距离:“你怎么回事?”


 


龙哥用鼻腔里的小奶音说:“什么?”


 


我质问:“你明明很会接吻。”


 


龙哥说:“你从哪里得来的我不会接吻?”


 


我想了想:“我猜的。”


 


龙哥低声笑了起来,他说:“那你猜,我在床上厉不厉害?”


 


 


 


不管他厉不厉害,反正我挺厉害的。


 


好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就不要再追问细节了好吗?


 


不如来关心一下我的丘比特事业?


 


虽然采用了意想不到的方式,但是我依然保持了百分百的撮合率呀。


 


哈哈哈哈哈哈哈。


 


END

评论(10)
热度(3740)

© 狐狸想入非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