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看你萌评论我鸭

【居北】十年(RPS/慎入)

这个人…………让我流泪……………😭😭😭
我本来想嘚瑟嘚瑟的转载的,结果看完就眼睛一热什么傻话都说不出来了…………

无所期:

  ※送给 @暂时不想爬墙的狐狸 夫人的生贺,生日快乐


  ※RPS!RPS!RPS!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会感到不适的姐妹请立刻离开!!!


  ※同人创作请勿带入真人,所有人和事都是我瞎JB瞎编乱造的


  ※OOC有!小学生文笔有!


  ※喜欢的话点个关注,主播带你上高速




  




  (一)2027




  朱一龙回到住处的时候有点疲惫,他一边解开领带,一边给浴缸放上热水。




  今天是第四十一届金鸡奖颁奖典礼,他作为颁奖嘉宾被邀请。典礼过后,他拒绝了几个相熟导演的庆功宴,独自驱车回到家。即使是这样,他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因为这个典礼的缘故,这两天朱一龙都很忙。




  娱乐新闻的采访邀请络绎不绝,让这两年开始变得清闲的他有些手忙脚乱,工作室礼貌的拒绝了一大批新闻记者,只从中挑选了几家价值量较高的媒体。




  他把自己放进浴缸里,只有温柔的水环绕他的时候,他才能从中摄取一点点温度和舒适感。




  距离他爆红的那个夏天,已经过去十年了。




  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长到让岁月的细痕刻进他的眉眼,短到让他一回头就忘记有些事情已经过了这么久。粉丝也都长大了,成家的成家,立业的立业,疯狂的离开了,温柔的留下了,这也让他这两年的生活与工作都轻松了不少。




  他自己有的时候也会想,自己可能真的是年纪大了,总是会回忆以前的一些事情。




  就像前两天新浪娱乐的那个小记者,看起来也就刚毕业不久,面对着已经成为‘表演艺术家’的朱一龙未免有些紧张。她提问的时候说话颠三倒四,朱一龙一对她笑,她就满脸通红。




  朱一龙见她这个样子,就想起了十年前的一次采访,入职不久的记者磕磕绊绊的提错了问题,尴尬的快要哭出来了,而自己身边的人不动声色的帮她巧妙解围。




  想到这里,朱一龙的心里柔软的地方就被轻轻地撞击了一下,他放柔了语气,用自己最温和的态度面对这个小姑娘。




  “关于演技这个问题,虽然我在演员这条路上走的也不够远,不过我也可以就自己的经验和各位青年演员分享一下。我认为在进入一个角色之前,首先要让自己相信你就是这个角色本身,然后就可以实打实的把自己代入进去,从而成为这个角色。”朱一龙斟酌道:“把灵魂嵌入角色,这样才能呈献给观众最完美的感同身受。”




  他叹了一口气,从浴缸中站起身来,换上睡衣,之后从酒柜里开了一瓶酒,倒进杯子里。




  醇厚的酒香溢散在空气中,让他放松了许多。其实他这几年已经好过了很多,过激的粉丝越来越少,没有人在暗处悄悄窥探他的一举一动,他可以自由的呼吸了。可是即使是这样,他的精神也总是不太好。




  他刚想抽根烟,又想起来为了保护嗓子已经戒掉了,只剩下一个银色盖子的Zippo,静静地躺在柜子里。




  为了做一个合格的演员,自己戒掉了多少东西呢?把灵魂嵌入角色,又有几分能剩下归还给自己呢?




  抿了一口酒,他疲惫的靠在沙发上。自己最近总是感到孤独,害怕回到家里,害怕入梦,但是浸泡在黑甜乡中就不愿醒。




  因为那个人,是他日复一日的梦。




  


  (二)2026




  朱一龙等到电影开始,整个放映厅都暗下来的时候,才慢慢的把墨镜和口罩摘了下来。




  今天是《斯德哥尔摩》档期的最后一天,放映厅里的人没有前一段时间那么多。这部片子的口碑非常不错,无论是网友还是影评人都在夸赞本片超高的拍摄技巧和艺术价值。




  不过朱一龙一直没有时间去电影院看,事实上,他已经将近两年没有进入过电影院了,付费媒体的普及让线下影院的数量骤减,没有多少人愿意走出家门看电影了。




  男主角的背影出现在屏幕的中央,朱一龙用眼睛跟着镜头一起细致描摹着他的轮廓,手心中渗出了一点汗水,打湿了票根。




  他非常熟悉这个背影,因为那曾镌刻在他目所能及的所有地方,在中午的厨房里,在下午的客厅里,在傍晚的书房里,在清晨的卧室里,在他的怀里。




  那个背影转过身来,俊朗的脸上带着一点点时间的痕迹,微微上扬的嘴角在荧幕中似远似近,远的在镜头的另一边,近的在手指可以触碰到的地方。




  “好久不见。”他说。




  好久不见。朱一龙说。




  电影结束以后,朱一龙从钱包里抽出另一张电影票,重新进入了放映厅。




  算上这一场就已经是他今天看过的第五场《斯德哥尔摩》了,这是最后一场。




  男主角的戏份很重,也能扛得起大梁,眉目间的喜悲爱恨像是深入灵魂一样,活生生的。朱一龙甚至有些贪婪的看着他,明明看了那么多次,但好像还是看不够。




  电影散场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春天的北京下起絮中针似的小雨,朱一龙站在电影院的门口给助理打电话:“你好,是我,我现在在CBD的万达,麻烦你过来接我一趟,嗯,好,谢谢。”




  挂了电话以后,他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日期,2027年4月8日,星期四。




  影院的外墙上挂着《斯德哥尔摩》的巨幅海报,偏蓝的色调把男主角的脸衬得惨白。




  主演:白宇。




  朱一龙看着看着,像是想起什么一样笑了出来,他小声说道:“生日快乐。”




  


  (三)2025




  白宇的婚宴,他本来是不想去的。




  可那怎么行,他们是镜头前的‘好兄弟’,‘好兄弟的婚礼’他又怎么可以缺席呢?缺席了会落人口舌,会让两家的粉丝发生矛盾,到头来难过的还是白宇。




  朱一龙知道白宇很在乎那些女孩儿们,他记得白宇总是摊在沙发上喜滋滋的刷微博,一边刷微博一边笑得前仰后合:“龙哥龙哥,你的美图派又输给表情包派了。”




  婚宴开始之前,白宇的经纪人找到他,客气了两句后,表示希望朱一龙可以在白宇的婚宴上代表朋友说两句话。




  朱一龙笑着同意了。




  说什么呢?




  白宇胃不好,所以三餐必须要看他按时用,吃不得辣也吃不得凉,一着急也容易胃痛。白宇拍戏的时候一旦进入角色就容易睡不着觉,晚上睡觉之前给他倒一杯牛奶会让他好一些。白宇春夏交替的时候嗓子总是会哑,又不愿意多喝水,所以也要注意一些。白宇有的时候会有点儿人来疯,虽然开朗活泼很好,但是总会有别有用心的人,无孔不入的想用这些来大做文章,必须替他把关……




  他想说的太多,但是却没有一个是站在朋友立场上的。




  婚宴上的白宇身着剪裁得体的白色切瑞蒂西服,左胸口的插花纽上别着一朵玉兰花。举着酒杯笑起来的时候,连眼角的细纹都带着成熟的韵味,一下子不吵了,也不闹了。




  他放下酒杯后不经意间的和朱一龙对视了一眼,然后快速的移开了视线。




  朱一龙垂下眼睫,微笑了一下。




  他本来是不想来的。




  仪式的前半段就和朱一龙看过的所有婚宴差不多,程式化的喜气洋洋。




  轮到朱一龙上场了,他整理了领子,想和平常一样挂上一个温和的笑,但是却觉得有些吃力。




  白宇身边站着的女人,他是认识的,圈内人,不过没有合作过。她一笑起来有两个很好看的梨涡,秀气又温和,挺符合白宇的审美。




  朱一龙慢慢走向白宇,他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用指甲死死的抠住自己的手心,虽然没什么指甲也抠的生疼。




  他成功地控制住表情,冲着白宇绽开一个笑,像是由衷的开心。




  白宇也回给他一个笑。




  我们是演员。朱一龙心想。




  “今天是我的好朋友,白宇,结婚的日子。”他开口,觉得自己的嗓子有些发紧,于是他很快的调整了一下状态:“我真的,真的替他感到高兴,因为新娘这样优秀的一位女性。”说到这里,他不经意间瞟到了白宇白色正装的袖口上,闪过一抹明亮的红色。




  那是一枚红宝石袖口。




  朱一龙不动声色的咬了一下牙,面色如常的继续道:“作为朋友,我和白宇的关系一直很好,像白宇这么好的人,可能一生只会遇到一次,错过了,可能就再也遇不到了。能和他携手相伴一生,我觉得你们肯定会一直幸福下去的。”




  你会一直幸福下去的。




  朱一龙回到座位上之后,悄悄看了一眼自己左手的手心,已经被自己掐的青青紫紫。




  为什么我们是演员呢?他不止一次这么想。




 


  (四)2024




  你会恨自己的职业吗?




  朱一龙点上了一根烟,缓缓地吸进肺里,又慢慢的吐出来,感觉嘴里很苦。




  苦就对了,他想,太苦了。




  他的东西都收拾的差不多了,下午就可以找搬家公司搬回他自己的房子了。白宇很体贴的没有在家,他说自己今天有工作,但是朱一龙知道他今天没有安排。




  别人都说居老师如何如何温柔,只有朱一龙才知道,白宇才是个骨子里就温柔的人,表面上大大咧咧,但是良好的家教让他总是会下意识的为别人着想。




  无论多难过也先可着别人,何必呢。




  朱一龙审视整个房间,根本想不到自己应该带走什么,他在这里住了七年,所有的一切都是习以为常,原封不动才是最好的。




  但是他不得不离开。




  你会恨自己的职业吗?这个问题如果放在七年前,朱一龙连想都不用想就会否定,但是放到现在,他有点犹豫了。




  假如我是一个普通人,假如我没有生活在镁光灯下,是不是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牵起我爱人的手?是不是就不用害怕在暗处窥探的摄像机?是不是就不用让他那么伤心?




  白宇眼眶发红的样子让他一想到就心疼,可他这次不得不狠下心来:事件发酵的太严重,所有的狗仔都伺机抢得第一手材料,恨不得二十四小时跟在他们身边,让他们心神俱疲;另一方面,白宇在这一年中被过激粉丝伤害过四次,有一次甚至住了一个月的院。




  他们都太累了。




  终于,在白宇又一次被袭击未遂之后,朱一龙受不了了,他提出了分手。




  “……哥哥,你认真的吗。”白宇安静了很久,平静的说。




  “我们没有别的办法了。”朱一龙也很平静。




  是死结。




  假如人生是小说就好了,他们可以拼了命把两个人的关系公之于众,努力让所有人都接受他们的关系,因为小说的中心思想永远是爱与和平——但人生不是小说,你永远都不知道那些活在阴沟里,最阴暗的人性可以怎样妄意揣测和编排优秀的人,他们以诅咒别人为乐,以嘲笑别人的不同来寻找优越,他们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把别人也拖入泥潭。




  可怕的是,这样的人并不是少数。




  他们两个已经不是小孩了,没有那一腔孤勇来挑战世间最浓厚的黑暗。




  “好。”白宇笑了笑,站起身走到阳台上:“那你……什么时候走。”




  “周六吧,那天我上午会过来收拾东西,下午找搬家公司搬回我原来的房子里。”朱一龙也站起身,看着阳台上那个背影,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背影,他知道这个背影的腰上有一个小小的痣,只要轻轻一摸,这个人就会笑着躲开,或者给自己一个亲吻。




  想到这里,朱一龙笑了:“小白,听话,回到正常的世界去吧。”




  白宇没有回答他。




  朱一龙出了门,在门关上的一瞬间,他听到白宇小声的说了一声:“别走。”




  那声音含着泪水,可他没有回头。




  朱一龙像是脱力一样倚靠在门上,他闭上眼睛,听着房间里传来隐隐约约的响声,被隔音很好的墙壁挡去了几分撕心裂肺,但仍然肝肠寸断。




  该出戏了。




  “哗啦——”




  巨大的响声把朱一龙从深陷的回忆中强行拉扯回来,他循着响声来到书房,发现是柜子上的东西翻倒了下来,应该是他刚才拿东西的时候碰的。




  他把柜子里的东西一样一样放回去,其中一个长条形状的盒子被摔开了,他以前好像从来没见过,于是他顺手打开看了一眼。




  是一副医用夹板,上面签着几个龙飞凤舞的字,朱一龙认出来那是自己的笔迹。




  ‘朱一龙 愿和 白宇 共到白头’


 




  (五)2023




  “算了吧。”朱一龙盯了白宇手臂上的绷带半晌,这样说道。




  “什么?”白宇没听清他说什么。




  “我觉得……要不然,我们就算了吧。”




  白宇猛地回过头,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你说什么……龙哥,你刚刚说什么?”




  今天是娱乐界的狂欢。




  前天早上十点三十分,业界某臭名昭著的狗仔猝不及防的发了一条微博,微博的内容是曝光知名演员与圈内同性恋人的地下恋情,最具有冲击力的就要属其中的三张照片。两名男性同时进入同一间公寓,第二天早上才一同离开。照相的人很明显在偷拍,镜头模糊的让人看着都头晕,但是要爆的料——两位男主角的脸,却是清清楚楚的。




  知名演员,朱一龙和白宇。




  朱一龙看着经纪人刚用传真传过来的资料,那是粉丝发言的截图,上面各种不堪入目的词汇多如牛毛,有人身攻击,也有谩骂侮辱。一同寄过来的,还有工作室准备好的公关函。




  在国际彩虹旗纷纷飘起的近两年,官方对LGBT群体的态度可以说是非常不容乐观,网络上敢为LGBT群体发言公共媒体都纷纷‘自愿’退博,几乎所有含有同性倾向的文艺作品都被统统打回,优秀作品除非改变性向,要不然是很难在公众面前得以展示的。




  一切都在压的人喘不过来气。




  朱一龙把自己和白宇团队发过来的公关函看了一遍,上面大概就是说因为二人关系好,朱一龙到白宇家借住云云,跟以前的公关文差不太多。




  “我觉得,我们还是算了吧。”




  二人之前也被‘野路子’的记者跟上过,不过都被工作室联手打压下去了,但是这次这个事儿真的是没压住。白宇昨天下午在虹桥机场候机的时候受到过激粉丝袭击,保安为他挡住了泼过来的墨汁,却没防住从白宇身后划过来的小刀。




  过激伤人的粉丝很快就被机场安保人员制伏了,可白宇的手臂上却被划了又深又长的一条口子,只好去医院治疗,第二天才回到北京。




  已经知道前因后果的朱一龙情绪不太好,他知道自己的一部分粉丝对白宇的敌意很大,但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据说那把刀本来是朝白宇腰上去的。




  “龙哥,我什么没事儿,”白宇干笑了两声,活动了两下手臂:“就是一个小口子,医生说好好处理不会留疤的……”




  “万一你有什么事儿怎么办?”朱一龙打断他,语气有些焦躁的低声道:“这次是运气好才没有被伤到要害,可这绝对不是最后一次,小白,我不想因为我的原因让你受伤。”




  “可你说咱俩算了。”白宇敛了笑容,认真的看向朱一龙:“你说这句话,比她捅我一刀还让我难受。”




  朱一龙抿了抿嘴,沉默了半晌,道:“对不起。”




  “没事儿,我原谅你,不过这种话绝对不要再说了。”白宇从旁边的柜子上拿出一盒马克笔,语气变得轻快:“快,哥哥,给我往夹板上签名,等我卸下来就直接拿去卖,能挣好多钱哈哈哈哈。”




  朱一龙看了他一眼,有些无奈的拔开马克笔的盖子,在上面龙飞凤舞的签了一行字。




  “等我好了也签一个,就可以挣双倍,”白宇喜滋滋的喋喋不休,由于角度的问题,他看不见朱一龙写的是什么:“龙哥你签个名怎么这么长时间?你写什么了?”




  朱一龙把笔帽盖上:“等你拆下来就知道了。”




  


  (六)2022




  “龙哥龙哥,你看这个,还有这个,哪个好看?”白宇举着两个面具在自己脸上比划:“我喜欢白的这个,但是上面花里胡哨的,看着gaygay的。”




  朱一龙白了他一眼:“那就白的这个了。”




  白宇闻言笑嘻嘻的把白色的面具塞到朱一龙怀里,伸出手示意大胡子的店主两个都要买。




  买完面具后,白宇大大咧咧的把蓝色的面具挂在脸上走出店门,看着门外的颜色鲜艳的拱桥和水路上晃悠的贡多拉,心情大好:“面具解决了,我们可以去参加游行了吧。”




  朱一龙无奈又好笑:“你慢点,狂欢节这段时间威尼斯人多,走散了你连找路都不会。”




  “我怎么不会了,哎哎,哥哥你看那边,是不是游行的队伍来了,走走走,我们快走。”




  还不等朱一龙反应过来,白宇迈开长腿就往那个方向跑。




  二月末的威尼斯聚集了全世界想要参加狂欢节的人,本来就窄的街道上更是摩肩接踵,朱一龙一开始还能看到在人群中露出个后脑勺的白宇,但是后来渐渐地也被他甩远了。




  一想到白宇一句意大利语都不会,还有点儿不记路,朱一龙又着急又生气。




  他一边说着抱歉一边硬生生从人堆里杀出一条道来,左右张望寻找着白宇的影子。整个街道上全是带着面具的人,游行的队伍穿着浮夸华丽的服饰跳着欢乐的舞步,彩色丝带挂在房檐的角落飘了漫天。




  突然,他看到了游行人群中一抹蓝色的影子,定睛一看那身衣服,果然是白宇,他被游行中穿金色裙子的姑娘牵着,笨拙的学习着狂欢舞步。




  朱一龙本来想板着脸,但是看他同手同脚的样子,忍不住一下子笑了出来。




  “白——宇——”他大喊道。




  游行的声音喧闹嘈杂,距离这么远根本听不见,但是白宇不知道为什么就抬头看向了这边,一看是他,开心的挥起手。




  朱一龙连忙挤到他身边:“都告诉你不要乱跑了!”




  “什——么——听——不——见——”白宇大喊:“你——说——啥——”




  金色的庆典礼花升空,炸开在橘色房子的上面。亚得里亚海女王的贡多拉摇摇晃晃的从河流的那边行驶过来,欢呼和尖叫声随着五彩缤纷的焰火引爆了整个夜空。




  白宇也兴奋的笑,面具盖住了他的脸,只露出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朱一龙看着那双眼睛,就觉得自己的心已经浸入清澈的水中。




  他揭开自己的面具,吻上了蓝色面具的鼻尖。




  周围的人注意到了他们俩,一边欢呼一边喊道:“Tanti auguri!(恭喜)”




  他们在异国的街道相拥与亲吻,接受着陌生人的祝福。不知道是不是那副面具的魔力,所有人都忘记了身份,忘记了性别,忘记了国际,于是整条河岸就只剩下纯粹的爱。




 


  (七)2021




  白宇刷着刷着微博,突然开口:“哥哥,你说我们要是不做演员,你想做什么?”




  正在切菜的朱一龙想了想:“开火锅店吧。”




  “少来了,你连木须柿子都能炒糊,还开火锅店。”白宇嘲笑道。




  “那是以前,现在我不会炒糊了,”朱一龙耳朵悄悄地红了:“而且开火锅店又不需要我做菜,我只要准备食材就好了。”




  白宇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儿:“这么一说好像还有点儿靠谱,哎,等咱俩演员当够了就去开一家吧。不过你算账不行,我还要去学学算账。”




  朱一龙被他逗笑了:“你算账,咱们家可能就真的有出账没进账了。”




  白宇豪放的抻了个懒腰:“不过你最近做饭的手艺真的越来越好了,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只会做泡面吧?果然人都会进步呀龙哥。”




  “要不然咱俩一起饿死?”朱一龙用锅铲翻了一下菜,嫌弃的看了眼他:“去洗西红柿,不要总是懒。”




  白宇答应了一声,从冰箱里拿出两个西红柿,老老实实的在水池子那里洗,洗着洗着又忽然笑了出来。




  “怎么了?”




  “诶,哥哥,你觉不觉得,咱们俩好像在搭伙过日子啊。”白宇仰着头大笑:“霸道影帝的小娇妻——朱一龙哈哈哈哈。”




  “我们本来就在过日子啊,”朱一龙看着表情逐渐表情包的白宇:“还有你少来了,都没拿到影帝呢,什么霸道影帝。”




  “嘿嘿,”白宇把洗好的西红柿切成片:“但是我觉得我今年王导的那部,挺有戏诶,说不定我就捧回来那只大金鸡了呢,到时候你就是霸道影帝的小娇妻——”




  “你正经点儿,”朱一龙笑着接过他递过来的备菜,和鸡蛋一起下到锅里:“不过我也觉得你那部新戏很不错。”




  “是吧,”被朱一龙夸奖的白宇成功翘起了尾巴:“要说人的际遇真的是高低不定,此十年彼十年,这要是在前两年真的是想不到可以接到这么好的本子。”




  说着说着,他一边从电饭锅里盛饭一边唱了起来:“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




  “哎呀哎呀,别闹别闹。”朱一龙把菜装进盘子:“放到桌子上去。”




  白宇得令后还端着盘子继续唱:“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问候,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朱一龙看着他吵闹的背影,弯起了眼睛。




  “情人最后难免成为朋友……”




  这只是他们无限时间中的短短一刻。




 


  (八)2020




  北京的雪下的真是看心情,要不然一冬天都不下,要不然一下就下起没完。




  白宇站在阳台上,看着外面白茫茫的一片,心里隐隐有些担心。因为这场雪,朱一龙所乘坐的班机已经延误了十个小时,再这么下,估计今天可能都回不了北京了。




  他坐回沙发上,随手拿起放在一旁的杂志,上面男模特西装笔挺,优雅又英俊。




  前天朱一龙离开的时候,自己刚从邮筒里取出这本杂志:“诶,哥哥,我觉得我也应该去定制一件切瑞蒂的西装,我上次看那个谁在颁奖典礼上穿了,效果还不错——不过如果是我这样的帅大叔穿上,可能效果更好一点儿。”




  朱一龙在镜子前面整理衣服,他戴了一条枣色的围巾:“那我们之后去上海的门店订,怎么突然想起来这件事儿了?”白宇平常不是很在乎穿着打扮,很少听到他会对衣服提出要求。




  “哦,因为之前你提过我穿亚麻色的西装还不错,”白宇摸了摸下巴:“我想订一套白色的,以后重要的场合可以穿,比如你嫁给我的那天。”




  没在乎他的调笑,朱一龙笑着提起了行李箱,白宇和他交换了一个亲吻:“路上小心,后天见。”




  “后天见。”




  白宇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刚才居然迷迷糊糊在沙发里睡了过去,他看了一眼手机,发现自己居然睡了将近三个小时,而朱一龙在差不多他刚睡着的时候就发来了已经登机的信息。




  算算时间,应该已经降落了。




  白宇有点儿开心的开始准备晚饭——他不擅长做饭,所以他开心的打开美团外卖,点了虎皮尖椒。




  可连外卖都送来了,朱一龙还没有到家。




  白宇有点儿担心,这个天气很容易发生危险,朱一龙到现在都没给他发简讯保平安,打电话过去也是不在服务区,他左思右想觉得不太对劲,匆忙的套上一件外套跑下楼。




  没想到他刚跑到楼下,就在门口遇见了准备划门卡的朱一龙。




  白宇看到他,语气有点急:“龙哥!你怎么不接电话啊!”




  朱一龙一脸抱歉:“刚下飞机的时候是打算给你传简讯,但是因为飞机延误的时间太长了,我的手机又没有电了,所以……不好意思啊。”




  白宇接过他手里的行李箱,数落道:“下次记得带移动电源,而且机场也有公用移动电源,你这样太让人害怕了,这破天儿。”




  “哦对了,”朱一龙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一个精致的首饰盒:“这个是礼物。”




  “什么啊,戒指?我们不是有一对儿了吗?”白宇这样说着,一边打开了盒子。




  盒子里是一对儿红宝石袖扣。




  “配你的切瑞蒂西装,”朱一龙笑了笑:“作为我们的结婚礼物。”




  他的头发上沾了好多雪花,乍一看像是白了发。




  天光乍破遇,暮雪白头老。




  不知道为什么,白宇突然想到了这句话,于是他也笑了:“那就祝我们白头偕老吧。”




 


  (九)2019




  他们两个自从去年夏天的爆红开始,每一天都过得异常忙碌,通告和新戏穿插着来,连个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但是自从他们两个确定了恋爱关系之后,就一直坚持着一个约定,无论多忙,每个月的最后一个周末一定要回到白宇在北京的公寓见一面。




  忙的时候可能只来的及在屋里交换一个吻,而闲的时候可能会靠在一起打半天的游戏。总而言之,见一分钟也好,一个小时也行,反正要见一面。




  今天的朱一龙有点儿忙,他下飞机之后也就能在北京待三个小时,之后就要立刻登上飞往湖南的航班准备明天的节目。不过五点的五道口总是让人感到绝望,没有川流不息和车水马龙,只有寸步难行的高峰期。




  本来三十分钟的车程硬生生的磨成了一个小时,朱一龙回到家里的时候白宇已经在那儿等很久了,他明天才要飞上海,所以时间很充足。




  “回来了?”白宇见他开门进来,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几点的飞机?”




  “六点半。”朱一龙连鞋都没换,站在门口抱了一下白宇:“我马上就走。”




  “下次你要是忙的话,我们就不用勉强见面了,”白宇看他着急的样子,皱着眉头道:“你直接给我打视频电话就可以。”




  朱一龙看了一眼挂钟,态度是难得的强硬:“不行——我要走了,我一会儿给你发微信,好好吃饭,好好休息。”




  白宇目送他离开,关上了门,回到沙发上,刚划开手机打开微博,一条特别关注的新信息就跳了出来。




  ‘朱一龙V:每一次风尘仆仆的终点都是你,在途中就还算安逸。’






  (十)2018




  白宇作为伏地魔,成功大吉大利。




  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用银色的Zippo点着,得意道:“哥哥,你莽了吧,还是小白靠谱,带你顺利吃鸡。”




  朱一龙也不否认,就只是笑了笑,也抽出一根烟,冲着白宇伸手:“吃鸡大神,借个火。”




  白宇居高临下,从这个角度看朱一龙,正好可以看到他亮晶晶的好看眼睛和脖颈上挂着的那串羽毛项链。




  鬼使神差的,他低下头,把自己凑了过去,用自己叼着的这根烟点燃了朱一龙嘴里的那根。




  没有开灯的房间里,暖橘色的火光一闪而过。




  朱一龙愣住了,白宇自己也愣住了。




  所有暧昧的空气在一瞬间变得黏连,视线交汇处烟雾缭绕,连耳机里那个叽叽喳喳小女孩队友的声音都快听不见了。




  在这张谱子里,世间万物都开始渐弱,而只有心跳声。




  渐强,渐强。






  (十一)2017/2027




  “在进入一个角色之前,我会让自己相信我就是这个角色本身,然后就可以实打实的把自己代入进去,从而成为这个角色。因为只有把灵魂嵌入角色,才能呈献给观众最完美的感同身受。”视频中的白宇看起来是那么年轻,笑起来的样子让朱一龙感到熟悉又有点陌生。




  他把银色的打火机放在手心中摩挲着,看着屏幕中的人,嘴角不由自主的向上扬起。




  我们是演员,要把灵魂嵌入角色。




  可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出戏呢?




  他抿了一口酒,关上了屏幕,也关上了台灯。




  一切都归于寂静。




  该睡觉了。




  


  —END—




  




  以此文祝我们可爱的狐狸太太生日快乐,你又老了一岁,离嫁给bygg又远了一步,开心吗嘻嘻嘻嘻嘻。我肯定是今天第一个给你发生贺的人,假如你能承认我作为攻的地位,也不枉我这个十一点睡觉的小公主熬到零点掐点儿发文了。






  感谢阅读!!!这是第一次估计也是最后一次写RPS,是为了 @暂时不想爬墙的狐狸 而写的生贺,因为没写过RPS所以可能有的地方会ooc,而且写的又臭又长,还是感谢大家的体谅,居然看下来了!


  我本来想写个超级虐的,但是最后还是没狠下心来,想想我原来的脑洞,我觉得我对大家真的太温柔了,以至于没有人去我的提问箱给我提问(开玩笑啦(不过大家不给我提问是不是因为我每条评论都回的缘故啊(我用不用改改习惯啊(也是开玩笑啦


  总之再次感谢大家的阅读,假如可以的话请给我一个小红心+小蓝手+小气泡,你的支持是我坚持下去的最大动力,十分感谢!


————————————————————————————


  ①十年是由林夕作词,陈奕迅演唱……这个不用解释吧大家都懂


  ②天光乍破遇,暮雪白头老:出自《十里红妆女儿梦》,作者是何晓道,他的上下句连在一起你肯定听过“待我长发及腰,将军归来可好?此身君子意逍遥,怎料山河萧萧。天光乍破遇,暮雪白头老。寒剑默听奔雷,长枪独守空壕。醉卧沙场君莫笑,一夜吹彻画角。江南晚来客,红绳结发梢。”单听意境挺不错的,虽然被互联网搞得有些俗。


  ③狂欢节那段的意大利语也不知道对不对,假如有错误请帮我指出——我的意大利语仅仅是‘你好’‘再见’的水平orz,在此致歉。




  


  



评论(63)
热度(3256)

© 狐狸想入非非 | Powered by LOFTER